书法文论

联系方式

地 址:四川省乐至县迎宾大道龙庭苑2-3-2
手 机1:15328496227
手 机2:13183941328
邮 箱:ptsy001@126.com

在线留言

书法文论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书法文论
论“破体”书法研究的现实意义
作者:邱世鸿 发布于:2006-8-1 19:20:33 点击量:

“破体”二字,在历史上有文学与书法学上的二重意思,文字上指不合规范的“杂体”,多为俗字的代名词。而书法上的“破体”则指融合多体,打破陈规的一种创举。如陈思《书苑精华》卷11《唐徐浩论书》曰:“右军行法,小令破体,皆一时之妙“。”“破体”一词的提出是唐代书法理论家张怀武瓘在《书议》中评王献之书时所用之术语:“子敬之法,非草非行,流便于草,开张于行,草又处其中间”。因其行草不同于右军的行楷,显然为一种新创造的“杂体”,张氏谓之“破体”,是有褒许之义的。

历代以“破体”作书者,多为时代之俊彦,不满足陈规陋习,尤其是对所谓正统的“庙堂之书”,其甜俗,呆滞的形象,使许多锐意于创新的书家十分不满,而以其破体的手段进行改良和创造。字体之间互相渗透,互相生发,正、隶、草、篆以及画法等都融入一体,诙谐夸张,充满活力,往往取得意外的效果。因其鲜活的生命力和独特个性而受人称颂。也因其傲岸不羁的个性而受到卫道士们的攻击和嘲笑。南北朝的墓志、碑刻;唐章旭、李邕、怀素;宋米芾;元杨维桢;明徐渭,张瑞图,陈淳,王铎、傅山;清“杨州八怪”及杨德、石涛等,及至现代的谢无量、徐生翁、吕凤子、林散之等各个领域都以“破体”形式获得了成功,尽管当时并未被时人所认识,更未称道“破体”。

郑燮是最富创新精神的书法家,他的书法可谓自由精神的象征。清蒋宝龄“墨林今话”载新余太守诗曰:“未时顽仙郑板桥,其人非佛亦非妖。晚摹‘瘗鹤’兼山谷,别开临池路一条。”秦祖永“桐阴论画”评其人曰:“板桥风流雅谑,极有书名狂草古籀,一字一笔兼众妙之长。”由此可见,破体书法所代表的创新潮流是合符历史规律的。当然,有些书家在当时的前卫行为,未能引起时人的关注。如杨维桢的“雨夹雪”的行书,极有个性,但许多书籍仍沿用旧说,评其书“不合格”。杨法的篆隶相杂的书法,现在看来颇具“现代性”,但在马宗霍“岳池笔谈”中被评为:“狂草瓷逸,殆不可识,殊无笔法”,实际是对他所创造的新体有认识上的误解。以“平和中正”、“温柔敦厚”之理念观照书法,往往把极有创造力的新书法视为不合规矩之书,从而贬低其价值,如王铎之大草在包世臣的论著中只评为“能品”傅山的延绵草也如此,但到了今日大家觉得他们足为“神品”,堪称一流大家也。

“破体”书法也以其“新”“怪”常引起人的不同反响,我们同时应看到,“破体”书法是对较高层次的书家,创作出的较高品位的新体的肯定,它要求书家技巧纯熟,品位高雅,思想成熟,不可胡乱凑泊,机械拼合,而是水到渠成的结精,切忌“野狐俗怪”的江湖写法,使其低级化、庸俗化。我们的“破体”当建立在对传统精华的全面继承上,取精用弘,广采约收,食古而化,妙造自然,“自成一家始逼真”,走“同能不如独诣,众毁不如独赏”的路子,敢于吸收西方现代艺术,日本现代书法以及其他姊妹艺术的优长,融锛百家,出以“我神”,则必有成就。‖ZD_PH‖

成立中国破体书协筹委会是有相当现实意义的,当代改革开放的力度更大,审美思潮的多元化和多样化,使我们比古人有更广阔的艺术视野,各门艺术节之间的渗透、融合、整合等已是势不可免。日本破本书法研究会今年主动邀请中国破体书法与之交流,在镇江开展,规模宏大,是一个交流和沟通的好机会,以后这方面的信息更多。今年九月在四川乐至召开 的“破体书法”一展两会,相当成功,来自香港、台湾、北京、陕西、山东、河北、山西、河南、江苏、安徽、贵州、四川等20余个省市的代表对“破体”书法的创作和研究,都热情甚高,使我们看到了研究“破体”书法的无限远景。我们要进一步深入研究和创作“破体”书法,以新的艺术语言获得大众的认可, 无愧于这个强盛开放的时代,“与时俱进”的精神就是要求我们“笔墨当随时代”,历来无不如此。

今天,中国破体书法创作及其体系建设的主张在四川省乐至县——陈毅元帅、谢无量先生故里发起,并正在向全国深入推进,非常有纪念意义。这两位二十世纪的英杰[之士,对书法的历史性贡献是有目共睹的。我们更应该继承他们对艺术孜孜不倦的刻苦精神,利用乐至周围的文化资源,调动一切积极因素。把乐至建成“书法之乡”,成立“谢无量书画院”暨“谢无量纪念馆”,举办“谢无量杯”、“陈毅杯”书画大赛等,都可以利用这些活动进一步促进“破体”书法的发展。

“破体”书法的流派形成,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洗礼,使大家在百花齐放的基础上趋于整合,本着“和而不同,违而不犯”的艺术主张,发展壮大,自立门足,必定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。

我愿意以我所学,尽心尽力地为“破体书法”的创作和理论研究出一份力,与书道同仁携手共进,共铸辉煌。

“破而变,变则通,通则久”,我们当永记这一宇宙的辩证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壬午九月于抚云斋

 
 



上一篇:破体之我见—兼论郑板桥书艺

下一篇:读“日本破体书法展”的感受